欢迎访问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官网
吴玉霞:新格局 新机遇——后疫情时代的艺术美育工作
发布时间:2021-01-24 来源: 中国民乐 阅读量:358

新格局 新机遇

——后疫情时代的艺术美育工作

(在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2020年全国考级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吴玉霞

为贯彻落实党的19届五中全会精神,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围绕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担当,促进满足人民文化需求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相统一,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繁荣发展文艺事业, 坚定文化自信,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艺术美育。经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工作会议决定,2020年全国考级工作会议12月在江苏省南京市召开。首先我谨代表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欢迎大家的到来。

古有李白,以登临凤凰台时的所见所闻咏叹《登金陵凤凰台》,今有我们,金陵凤凰台畅谈国乐。还剩不到一个月,我们将迎来2021年,这是伟大祖国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站在新的起点,我们拿什么奉献给这个伟大的时刻,想必在座的各位都有自己的愿景。

从现场讨论中我能感受到大家满怀真情的期待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从“数量”到“质量”,将“学”和“用”,“知”和“行”有机结合,在关键少数上下功夫,在融会贯通上下功夫是本次交流会的意义所在。相信,随着当今艺术生态步入新的发展阶段,抱团发展、特色品牌已成为一种约定。面对未来不断创新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我们须坚持守正创新、脚踏实地,从多元的角度思考、拓展,为促进社会音乐考级内在生长和外延发展的健康有序积蓄能量。下面就《新格局、新机遇——后疫情时代的艺术美育工作》和大家作交流。


 (吴玉霞为北京市小学生开讲“民乐大讲堂”)


在榜样中集聚力量,在差距中寻找定位,这让我联想到时下流行的“弯道超车”和“换道超车”的概念与说辞。社会音乐考级,是我们共同的事业,这两天多个考级点的负责同志在交流中多次表达感慨之情。确实,我们的心情是一致的,疫情让很多人停止了摇摆,而后疫情时代,我们又该如何面对新的机遇和挑战,值得深思和探讨。

在座的各位都是富有经验的艺术美育工作的组织者、传导者,我们彼此都怀着对艺术的热情和高度的责任心相聚在此。最近,全国政协在京召开“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课本、进课堂、进校园”网络议政远程协商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会议并讲话。他强调,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传承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论述,从坚定文化自信高度认识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课本、进课堂、进校园的重大意义,聚焦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坚持整体设计和分类施策相统一、内容优化和形式创新相统一、问题导向与目标导向相统一,绵绵用力、久久为功,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种子埋入每个孩子心田,培养富有文化自信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考级标准严格按照国家制定的行业标准要求,教材以及相关条例由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及其各专业委员会起草制定。为提升社会艺术水平考级,为适应新时期社会文化生活需求,支撑相关系列基础性国家行业标准,学会暨各专业委员会正在实施和修订完善新的教学版本,以满足日益增长的教学实践应用。目前学会考级管理系统已全部应用(包含线上和线下),为适应新时期音乐考级要求,我们将继续更新升级。


 (吴玉霞在武汉琴台音乐厅举办琵琶普及夏令营)


学会各方面的工作稳定和发展,与业内外各方的认同、支持分不开。从国家层面,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必须把保护城市生态环境摆在国家突出的位置。而文化艺术事业的发展,离不开文化生态的保护。在座的每一位都是民乐事业发展的助力者,希望我们保持以往成功和优秀的经验,共同进取、收获。

据了解,在以往的工作中,我们发现有些区域和承办单位存在着如下问题,现以点带面提出来与大家共同探讨:考级活动有严格的程序和规章,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严格按照国家标准实施。不允许跳级,是主张艺术学习必须尊重循序渐进的自然规律,希望各考级承办单位严格按照31号令执行,包括考级的相关规定,特别是时间、地点、内容(即考级教材)等相关流程及考官资质严格把控。关于有些尚未列入考级内容的个别专业,我们会后将研究和分析。

对承办单位动态管理实行退出机制,我们将制定承办单位评分标准,择优合作。未来,我们将会根据考级工作在具体实施过程的优劣作相应的措施,提倡优胜劣汰,鼓励、表彰优秀单位和个人,强调委约责任。考级工作是一项事业,不能单纯作为一种盈利目的和手段,加强评价标准的统一和规范。为规范考级内容,学会举办的各类师资研修班,都是为了提高整体考级水平,希望大家积极配合。为缓解当地师资和一线教师的诉求做好上传下达。此外,关于“成长平台”和“展示平台”,首先离不开各考级点提供的准确信息;关于“考官点评”方式我认为值得推广;关于考级内容涉及的“技巧性”“音乐性”和“趣味性”,关于“人文关怀”理念,关于“赛事”吸引会员的做法,关于“政治建会”的思路以及考级工作的“德与师”,关于“线上视频考级”等等。

探索未来新业态,思考艺术考级现状,以思想和行动,为推动和改善社会音乐生活积蓄经验、增添动力是本次工作交流的重点。课外艺术考级,虽说属于业余生活范畴,它同样具有理性与实操兼容,情趣与旨趣兼得,传播与传导的正确引导,必须严格照章办事。上午有些单位从考级工作体现服务意识和人文关怀等视角,让我们感受到民乐人的博爱精神和探索意识,很有示范性。

 

(吴玉霞应邀在上海音乐学院举办琵琶讲座)


面对当今社会过多的焦虑,即教育焦虑、心理焦虑、成败焦虑,审慎“更高”“更快”“更多”的执念,各考级承办单位应遵循艺术自身的发展规律,倡导循序渐进和发扬知难而进的磨砺精神。以精神信念指导工作,避免随波逐流和“踩踏式”竞争,为民乐事业发展营造健康、良好的文化氛围。我比较认同朱渺也老师发言中提到的“跳出考级谈考级”,面对家长是迎合还是引导,如何做到全国一盘棋等问题,建议多一点深层思考并反哺于工作。

保持考级工作持续健康发展,必须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遵守国家相关政策法规,加强制度建设,规范考级工作,不断提升服务水平,努力打造社会音乐考级的专业品牌,是广大民乐人应积极响应并且担负起的使命和责任。希望通过探讨交流,激发我们使命和担当意识,不忘初心,在工作中坚持政治意识、法律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服务意识和忧患意识,努力创新工作思路,勇于开拓,共同推动考级工作迈上新台阶。在新的文化语境和宏观政策下,梳理、总结符合新时代中国民乐艺术发展和艺术美育发展之良策,准确理解中国传统艺术之美育精神的传承和内涵,为民乐事业发展的未来建言献策,奉献智慧。

在中国古代思想家群体中,王阳明以倡导“知行合一”、“致良知”开创了中国思想的新境界,为后者打开了向善成才之门。作为一个知行合一和经世致用的典范,在今天他的许多思想和经验仍不过时。随着国家教育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艺术的美育功效日渐提升,为日益增长的社会文化需求以及全民整体素质的提高增添动力。如何与时代同步,深入贯彻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面对后疫情时代的新格局、新市场、新挑战、新机遇,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将民乐考级“国标”引入机制,团结更多的民乐人,共建交流协作开放平台,积极稳妥推进业余艺术考级,用实际行动向全民展现新时代改革开放的艺术理念及其成果,坚定文化自信,讲好中国故事,为繁荣社会主义文艺事业贡献智慧和力量。

 

(吴玉霞携百名琵琶习乐者参加阿拉宁波音乐节)

 

活动报道